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八十五章 想干就干

时间:2018-09-23
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黎小兵一搂潘冰冰的纤腰,笑道:「走,我老爸知道你和沈好两个得了最上镜和最佳气质奖,非要请你们这两位选美佳丽吃饭不可,早早在隔壁房间定了酒席等着我们呢。」沈好还不知道黎书记今晚也来到龙凤别院了,闻言惊讶地道:「真的,黎书记也来啦?他几时过来的?」
  黎小兵却没有理她,而是和席上的简单招呼后就拉着骚艳娇媚的潘冰冰沈好两女离席先行撤退,推着两女出了包间回手把门关上,才回答道:「我老爸到了有半个小时了,等我们过去呢,好像有什么要紧事。」继而转头看了一眼沈好感歎道,「沈好,我老爸一直挺欣赏你的,他说欢迎你到县政府上班呢,以后一定要照顾好你,大事小事都给你安排好。」沈好又惊又喜,想不到县里的老大黎书记居然对自己如此青睐有加,而且听起来还很喜欢她,看来自己也实在是很有魅力的,心里很是感激,但毕竟当着潘冰冰的面,嘴里却努力装作不在意地道:「唉,要真是这样,就谢谢黎书记了。」
  这时黄山也走了出来,和黎小兵走在后面,边走边聊并暗地护送着前面引人注目的两名靓女。
  两大美女从背后看起来柳腰款摆倩影修长,左侧的妖姬潘冰冰一身黑色斜肩连衣裙,下面套着黑色细网袜雪白丰腴的大长腿若隐若现露了出来,配上厚底水晶绑带细高跟鞋,脸蛋美艳貌似天仙十分诱人。
  媚姬沈好则在右侧,虽不如潘冰冰那么打眼,但优雅妩媚的风韵丝毫不比冰冰逊色。前凸后翘的身材,一身雪白的真丝低胸晚礼服,光腿穿一双肉色细高跟凉鞋,也显得极为妩媚动人。
  一行四人来到三楼,黎小兵却忘了是哪一个包厢,忙拿出电话给老爷子打手机,问清是雪花阁包厢。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雪花阁门前,这是一个靠里的隐秘包厢,乖巧温驯的女服务员正侍立在门口,看他们过来便轻轻推开门。
  日理万机的黎书记百无聊赖地接完电话后正等在门口呢,看见潘冰冰和沈好这两大美女联诀出现的时候,深深感觉如此绝妙靓丽的年轻女子,恐怕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再能轻易见到的。他顿时忘却了人生的一切烦恼和刚才等待的不快,贪婪的目光盯着潘冰冰并最终聚焦于优雅娇媚的沈好身上,热情地鼓着掌嘴里道:「欢迎、欢迎,欢迎我们漂亮可爱的晴川选美佳丽到县里来工作。」
  说完握住妩媚沈好的纤纤玉手,握上以后乾脆就不放开,趁机大肆揩油。黎小兵觉得老爸似乎也显得有些过于情急,便嘻嘻一笑,拍了拍黎书记的手背,连声道:「先进去,先进去!」说着推着黎书记和沈好进了包厢。跟在后面的黄山紧跟两步,慇勤地叫了一声:「黎书记!」也随他们进了包间,并非常懂事地随手关好了门。
  超豪华包间里又是极为丰盛的一席美酒佳餚在等着大家,五人依次入席,不过这次是配对定了位的,媚狐沈好和黎书记坐在一起,骚狐潘冰冰则跟了黎小兵,只有黄山一个人是临时加的座位落了单。
  「黎书记,您久等了吧?」潘冰冰笑着问了句,「是啊,有一个多小时了吧,知道你们这些选美佳丽们忙,只好一人喝闷酒呢,」黎书记笑笑说。旁边的沈好却白了黎书记一眼,嗔怪道:「刚才小兵说你才等了半个小时,去,堂堂的县委书记也会骗人。」
  黎书记哈哈大笑:「谁规定当了县委书记就不可以骗人了?」转头问黄山:「你规定的?」黄山哪敢多言,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回答。
  沈好却毫不客气故作天真道:「黎书记,你一来就骗我们这些小女子,好坏好坏哟,等下罚你三杯酒好不好?」黎书记听到沈好嗲里嗲气的声音,舒服得骨头都变成了软泥巴,也不理会黄山在场,笑瞇瞇地道:「只要沈好你这个选美公主罚的,我黎某人来者不拒。」
  黎小兵顺势道:「呵呵老爸,这可是你说的哟!」便把手一挥,「来,咱们开吃,边吃边聊。」于是大家嘻嘻哈哈兴奋地觥筹交错起来。其中,自然是黎书记最活跃,老缠着妩媚沈好喝酒。
  媚狐沈好一来这次大赛得了最佳气质奖,而且可以进县政府接待办这样的门脸单位工作,心情极好,二来觉得黎书记对自己青眼有加,气势上大大压倒了竞争对手骚狐潘冰冰,便甜言蜜语地附和着,只是每每当黎书记想要动手动脚的时候,还不怎么习惯,推三挡四地还搬出黄山和潘冰冰救架,让黎老大有些索然乏味。
  酒到酣处,骚狐潘冰冰站起来给黎书记斟酒,黎书记酒杯一躲不让,眼睛不停瞟着沈好要她为他添酒。潘冰冰有些脸现愠色,黎小兵赶忙说你给我斟酒,潘冰冰瞪了黎小兵一眼,才心里有些忿忿然地给倒上。
  黄山哪会不明白黎书记的心意,转头对沈好道:「沈好,快给黎书记倒满啊。」媚狐沈好察言观色之下,发现自己成了黄山手中交易的筹码,心中暗怒眼珠一转,上前替黎书记轻轻斟满一杯咯咯轻笑道:「酒我可以倒,但贪杯伤身,黎书记岁数大了,要少喝两杯,保重贵体啊!」
  黄山本想浑水摸鱼,需要趁热打铁多灌黎书记两杯,赶忙道:「哪里,今天美酒佳人,正是意气风发时,黎书记放开了多喝两杯才是正路嘛。」
  沈好却一本正经地道:「黎书记这怎么行呢?黎书记虽然身体好,但毕竟是岁数大了,需要保重身体,所以要少喝点儿!我沈好认为做人要讲信用,要有原则,不能因人而异。要不然,黎书记也会看不起我的,黎书记最不喜欢讲话不算话的人了。」转头看着黎书记,甜甜地问:「您说是不是,黎书记?」黎书记大喜,摇头晃脑道:「知我者,沈好也!」
  黄山见沈好老跟自己作对不肯配合,心里颇有些不悦。潘冰冰看在眼里心里还是有些着急,深怕沈好这么下去不懂事得罪了自己的老情人黄山和黎书记,略微一想,决定牺牲一下和自己战斗在同一条选美战壕里的竞争对手兼闺蜜女伴。
  遂盈盈站起微笑道:「你们三个大男人先聊聊,我跟沈好去一下化妆室。」说着招呼沈好出了包厢。两人来到化妆室,不知说了些什么,但在潘冰冰大度的忍耐谦让姿态下,相逢一笑泯恩仇,沈好以前莫名的恨意一下没了,心肠一软答应和冰冰站到一起。于是潘冰冰大喜,抱住沈好叭地亲了一口,道:「沈好你真好。回头一定要黎书记好好奖励你。」
  妩媚沈好外表温婉但性格爽快,既然答应了便重新开心起来,潘冰冰也是心花怒放,若不是在酒店里,早就抱住沈好欢呼起来,迫不及待地拉着她回到了雪花阁包厢。
  沈好一归座便盈盈举杯,连敬了黎书记三杯,然后媚笑道:「黎书记,黄山说得好,今天是美酒佳人陪着咱们晴川县的大书记,我沈好高兴能陪您,黎书记也应该高兴起来,给沈好一个面子好不好?多喝两杯,大家都高兴起来。」
  黎书记却没有马上接招,而是笑道:「沈好还真热情,不过,你黎书记已经有些喝高了,再喝下去醉了没人陪怎么回家呢?」说完他看看黎小兵、潘冰冰,最后把眼光定在沈好娇艳妩媚的脸蛋上,轻浮地问道:「沈好,要不待会儿你陪我行不行?」沈好抛了一个媚眼给他,嗲声道:「黎书记,您可真会替人着想。好吧,今晚一切都听您的,我沈好陪你到底,你儘管放心喝。」事情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定了下来。
  黎书记见魂牵梦萦的美女终于低头,很快就要到手了,乐歪了嘴忙不迭道:「好,好,好!我黎再清不仅为江山而折腰,更愿意为美人折腰,既然沈好都求了,来,今晚我们一定要尽兴,大家都多喝两杯。」黄山心里暗自好笑,举杯道:「对!多喝两杯!」黎小兵也举杯碰了一下,也道:「OK!多喝两杯!」
  不过黎书记也真好酒量,在娇艳沈好的斟酒陪侍下,连带刚才喝的,至少已经大半瓶茅台下肚了,却依然面不改色,反而更见精神,真不愧酒精考验的大人物啊。
  推杯换盏之中,原来被蒙在鼓里的潘冰冰和沈好两女慢慢明白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了被交易的商品,转换门庭成为黎氏父子的禁脔。面对这样的结果,两个弱女子思前想后除了接受还有什么办法呢?
  沈好回头想想自己一步登天成为县委书记的夫人,这晴川县都听黎书记的,而黎书记听自己的,自己岂非晴川的武则天了啊!想到这里顿时觉得有些扬眉吐气起来。
  而潘冰冰却和黄山多少有些情深意切,不过这样在声色场所混迹多日的女子,虽说不上水性杨花人尽可夫,但不知不觉中早已形成爱财爱势的势利性格,虽然面对这样的比赛内幕和结果有些啼笑皆非,但能一步登天成为政府公务员,又攀上高枝成为县委书记的儿媳她还是暗地里偷着乐的,毕竟这比私下里黄山二奶的身份要强上许多倍了。
  黄山则有些尴尬地陪坐在旁边,脸上一直带着谄媚的微笑,不过看到黎书记和沈好这对姦夫淫妇情真意切地很快腻到了一堆,被潘冰冰亲密无间挽手坐着的黎小兵一脸的不耐烦,看来春宵一刻值千金,知道自己不能再呆下去了,只好嘴里说着,「大家好好玩,慢慢玩!」连忙告辞出来。
  黎小兵比较懂礼貌地将他送到门口,道别之际在他的耳边轻轻低语了几声,告诉他这次大赛的冠军佳丽喻沁甜的母亲和地委组织部周副部长好像有些暧昧关係,「是啊,喻大美女配得上俏丽甜净四字,她的身材更是前凸后翘腿子长,实在让人眼馋得要死,说来这个妙人儿真是我见犹怜啊!」黎小兵先矫情地回忆起这次佳丽大赛冠军沁甜的无穷魅力,然后意味深长地叮嘱了黄山一句。「呵呵,不过因为老周的原因,这位大美人胚子,黄山你倒是可以慢慢培养,但一定要忍得住别一口吞了她。小不忍则乱大谋,不要闹出些事情来,影响你自己的远大前程。你也知道的,财政局可是县里最大的肥缺啊!」
  黄山走出大厅,在门外抽出一支烟猛然吸了两口,然后长舒一口气,细细想来这次交易还是不亏有赚的,虽然搭进去两位貌美如花的如夫人小老婆,但获得了黎书记父子的信任和青睐,如果真如小兵所说下一步能到县财政局出任副局长,那么自己就完全把握住了这个机遇,政治前途的通道就此打通并且一片光明,当然,按这样一步步走下去,县财政局长的位置迟早是他囊中之物,恨只恨现任的那位老不死的还佔着位置未退。
  但此时在包间里和黎小兵推杯换盏腻在一起的潘冰冰却是另一番心情。很早开始潘冰冰就隐隐有一种将被人取代的危机感,这也是她本想藉着选美大赛的机会,争取尽快将自己的地位扶正的想法之根源所在。但看看黄山刚才的表现,她和他之间的那点情意似乎也慢慢随风飘散了。
  是啊,当自己稀里糊涂地和沈好两女争风吃醋抢着报名参赛的时候,他没有阻拦;女为悦己者容,当自己为黄山精心打扮刻意修饰得油头粉面,甚至于将两口子在卧室经常跳的性感肚皮舞跳到选美舞台上,以风骚博出位的时候,他还颇为讚赏;当黎家父子这两头饿虎扑上来要猎杀她和沈好这两只美艳骚媚猎物的时候,他心甘情愿送上甚至还有顺水推舟落井下石之嫌。
  潘冰冰虽然在选美大赛上捡了个最上镜形像奖,此刻却丝毫没有喜悦心情。她知道这个奖项是黄山送给她的顺水人情,而现在她似乎更清楚黄山赞助这次选美大赛的真正目的,其一是为了讨好黎氏父子,为自己在政治上谋求更大的利益,第二也是为了给他自己选美,这王八蛋嘴里没说但早玩腻她了,想一脚将她踢开。
  从本次选美大赛上黄山看着冠军佳丽喻沁甜的眼中,她隐约感觉到他应该是看上了她,并开始精心编织一张「情网」猎取她的芳心。
  凭心而论,潘冰冰也承认喻沁甜是个令男人一见就会疯狂着迷的女子,她不但年轻、美丽、纯洁,而且充满了活力和智慧,是个人见人爱的女子,而黄山无疑是更喜欢搞这种「青果子」的。
  她内心十分清楚,黄山这个道貌岸然的畜牲是不会放过喻沁甜的。这个绝色少女现在在黄山心目中只不过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只要一有机会,他便会残忍地将她剥得一丝不挂,然后夺去她的贞操,佔有她的身体。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不是替喻沁甜盘算,而是怎么尽快适应自己旁边这位新的老公,虽说都在龙凤别院夜总会里厮混了个脸熟,但一个开妓院一个开赌场各不相干,现在却活生生要搅到一个锅里吃饭,还真有些不太适应呢。
  不过既然自己攀上了高枝,被身边霸气十足的这位县委书记的公子~~黎小兵所青睐,今后物质上身份上都有了更好的保证,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
  好马不吃回头草,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自己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风月场所呆惯了的她很快就重整妆容将一张骚美的脸蛋装扮出千娇百媚和小兵打情骂俏起来,又倒了两杯酒,递给他一杯,随即碰了一下说:「来,小兵,我敬你一杯酒。」,黎小兵一饮而尽。推杯换盏并中两人逐渐沉醉在了一起。
  包间里的黎氏父子和潘冰冰、沈好捉对喝酒厮杀一阵,毕竟酒是色媒人,渐渐有些情热入港了。这场风月交易并没花多少时间,各自都比较满意。用商人的行话说,叫合作愉快!
  这时黎小兵说:「怎么样?我们轻鬆一下,去跳跳舞吧!」潘冰冰满口支持,但对于跳舞黎老大是没有多大兴趣的,有了沈好这个妩媚优雅的尤物,搂着在自己的卧室跳就行了,在外面毕竟自己碍于公众人物的身份,还不完全能放得开。正好沈好却说天晚了,今天走了一天的台步,实在有些累了,于是乎黎书记很乐意地顺水推舟说用车送她回去。
  沈好和黎书记离开以后,潘冰冰和黎小兵也驱车离开龙凤别院,虽然黄山已经不再成为这对狗男女之间的障碍灯泡,但在这熟悉的地方两人都有些忌讳。于是他们来到星星夜总会,上到三楼的舞厅,昏暗的舞池里一对对互相搂着的男女,华尔兹乐曲飘扬在人群当中。
  趁着三分酒意,黎小兵志得意满地拥着怀里婀娜多姿的女郎,舞姿潇洒、动作轻鬆地滑入了舞厅深处。而此时的潘冰冰如籐缠树,在他怀里百媚横生,随着黎小兵的脚步飘逸起伏。
  一身黑色斜肩连衣裙,下面套着黑色细网袜雪白丰腴的大长腿若隐若现露了出来,配上水晶厚底配黑色绑带的淫蕩无比的艳冶水晶高跟鞋,脸蛋儿美艳貌似天仙,一头黑色卷髮披在脑后,两只大环形的银耳环更增添了她的妖艳,窈窕身材天生一副玉蛇腰,摆胸扭臀之时淫意十足。
  黎小兵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怀里冰冰的动人之处,闻到她身上传来奇特的高档法国香水味儿,心里蕩起了一阵春潮。他搂着潘冰冰的水蛇细腰不停地旋转着,女人胸前那深深的乳沟像磁铁一样紧紧吸引着他……。
  三步四步、探戈贴面,几曲下来两人已是淫意顿生春心蕩漾,趁着曲终舞停,正当另一曲音乐响起时,两人悄悄地溜出舞厅,来到了潘冰冰长期在晴川宾馆租住的豪华套间。
  进了房间,在幽暗粉色的灯光下,黎小兵发现潘冰冰竟是如此之美丽,窈窕而柔细的身材,大约一米六五身高。黑色斜肩薄纱连衣裙,把她那两只高高隆起的乳房衬托得尤其性感。纤细的腰,凸出的臀,简直令男人魂飞魄散。飘着诱人香味的长髮,亮而黑恰到好处。一双柳叶吊梢眉下,闪动着丹凤眼,微微开启的嘴巴甜而自然。全身外露的皮肤,虽不像白种人那样白得令人不顺眼,又不像黄种人那样灰黄。皮肤细嫩得让你碰上去即会掉了魂魄。
  这一切,令黎小兵如登梦境,他呆住了,平生以来他看到过不少漂亮女人,也有过无数次艳福。可像潘冰冰这样美艳风骚、绝妙靓丽的年轻女子,恐怕今生今世是不可能再见到的。他忘却了人生的一切烦恼和不快,贪婪的目光盯着潘冰冰,此时的他已经心神迷醉,无法控制自己了,于是一把抱住了潘冰冰。
  潘冰冰搂着他,在他的脸上深深地吻了一口,但随即又抽身离开,走到客厅中间的红地毯上,回头对他努努嘴,抛出一个极其诱惑的飞吻,烈焰红唇中吐出娇嗲的声音,「小兵,今晚冰冰为老公你一个人跳舞!」被这妖狐吸尽精魄的黎小兵似乎有些全身无力瘫坐在沙发上,眼睛都有些看呆了呢。
  妖姬潘冰冰缓缓脱下黑色斜肩连衣裙,露出单薄的黑色性感奶罩和高腰小T裤,然后是大片如雪肌肤,半裸玉体踩着水晶厚底配黑色绑带的淫蕩无比艳冶水晶高跟鞋走到地毯中央,跟随乐曲跳了起来。
  她本是妖媚淫蕩之人,又跳的是自创的妖媚淫蕩之舞,加上酒后现场活色生香的表演,比白日里选美比赛上跳的肚皮舞,其诱惑力之强何止百倍?但小兵似乎有些醉了,眼睛是看直了,却没有什么动静。潘冰冰本意是为他而舞,见他居然不被引诱,好胜之心顿生,舞姿也愈发淫蕩起来。
  但就在潘冰冰将艳舞诱惑发挥得渐入佳境的时候,却听到一声粗狂的淫笑,黎小兵已经急不可耐,跳下沙发,一把将正在抛施媚眼的淫蕩冰冰按倒在地毯上,口中急道:「真受不了你这个妖精,老子要把你就地正法了!」
  潘冰冰娇嗲地柔声说:「死人,又不是不给你,你就不能怜香惜玉点儿?」「呵呵,还不是怪你跳太骚了!」他那双被色火点燃的眼睛看着她。
  潘冰冰起身拉他到了卧室,然后脱去乳罩,拉下黑色的三角T裤,一个动人心魄的绝艳全裸女子展现在黎小兵眼前。她拉着他的双手,来到大床边往床上一躺,把蹬着淫蕩无比艳冶高跟鞋的两条玉一般的腿自然分开,娇声柔气地说:「老公,冰冰欢迎你来操!」
  那白嫩的裸体令他眼花,丰满的乳房高高耸起,乳尖却小巧而浑圆。下腹光洁而平滑。玉一般的两条腿,让人难以相信是那样匀称。她躺在那里,那双多情的桃花眼看着他,彷彿是一种水一样的东西向他无声无息地流泻而来。他觉得口水流了下来,随即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喉咙里乾嚥了两下。
  他的激情在升腾,将妖姬冰冰紧紧搂着说:「是,是,是……」
  她又说:「来呀,死人还等什么?」「啊!冰冰,我的心肝,我的灵魂……」他说着迅速脱去外衣,又脱去短裤,如饿狼似地向她扑来。
  她躲开他说:「我要你签个字,才能……」「什么字我都签!」她递过一个淡灰色的笔记本,打开后递给他一支笔说:「你要答应娶我潘冰冰为妻,为我配车配房,并且在三个月之内举行正式婚礼。」喝多迷糊且被骚货引诱得精虫上脑的黎小兵有些情急地说:「哎呀,冰冰我的宝贝,车子房子算什么,听你的,婚礼又算什么,我写:三个月之内举行婚礼,否则天打五雷轰。」随后签上名字。
  黎小兵看了看他写的协议书,没心思算这下子就要搭进去一百多万!也没有意识到这是妖姬潘冰冰设的一场美人计!不管怎么说他将得到从来没有过的如癡如梦的享受,宁吃仙桃一口,不吃烂杏半筐。毕竟签个字,他就能得到这个让自己垂涎已久的大美女,一个举手投足间便令自己失魂落魄的大美女!
  这一切顺利结束了,黎小兵再也忍不住了,觉得从来没有过的性冲动,把她抱上床,然后拚命压了上去……。
  她死死地抱着他,他在她身上慢慢地试探着,体会着。她躺着,双手无力地摊在身边。他猛地一用力,她便啊地惊叫一声,觉得全身都绷紧了,在下面不停地颤抖着。他在她身上跳跃、翻腾……他不知如何是好,只感到天地都在摇动,整幢楼房已经倒塌……。
  春宵一刻值千金,黎小兵裸着身子抱着潘冰冰令人销魂的玉体翻云覆雨起来。她温润的嘴唇抒情地龛动着,散发着醇香的气息。他闭着眼,吻着这天使般的绝艳女子,感觉这女人的魔鬼身材已幻化成雾或云,在他呼吸吐纳之间同他融为一体。
  第二天早上,他仍余兴未消。昨晚连干两炮,早上又重新温习了一遍,但怀里这个绝艳女子在舞台上装扮出来比明星还要高贵圣洁,上了床却比婊子风月更胜一筹,被窝里无比风骚淫贱,让黎小兵欲罢不能,骑上这匹胭脂马一路驰骋不想下来,插进她的身子里就捨不得拔出来呢。
  探着那已经开始发福的笨重身体,从她的身上滑下来,但依然像馋猫见了鱼一样,黎小兵一只手摸着潘冰冰的乳房,一只手在她下身毛茸茸的生殖器上面揉搓着,脸上露出贪婪而满足的淫笑。他再次亲吻着她的裸体,从她的红唇开始,最后在她的阴部停了下来。
  黎小兵趴在潘冰冰身上,突然若有所思地说:「冰冰,假加我不是县委书记的公子,你还对我这样好吗?」她说:「会,就凭你大笔一挥的豪爽劲儿,车子房子还有公务员的身份,我都有了。只要你想我,我随时陪你。」
  黎小兵突然像被马蜂蜇了一样,肌肉猛地一阵收缩,接着如同一条死鱼,压得冰冰喘不过气来。她拚命把他推开去,慌忙问他:「你怎么啦?」
  「票子,车子,房子,位子……」嘴里嘀咕了一遍,是啊,什么都有了,唯一缺的是真实感情,但感情又算什么呢?
  「老公,从今以后,冰冰就是你的人了,你什么时候来,一个电话,我都随时恭候你的大驾!」面对自己的长期饭票,潘冰冰无比温柔地说,是啊,漂泊的船儿终于归港了。
  「人生哪,不过几十年,转眼间就过去了,能享受的,就要尽情享受!」潘冰冰劝着,想想也是这个理啊,黎小兵终于想通了。身边这绝艳骚浪的肉体对他有着无比的诱惑,潘冰冰搂着他,还时而挑逗他,他一下提起了精神,兴趣大发又想玩弄这个大美女了。
  突然一阵手机铃音,他才从春梦中惊醒,又像醉酒后突然醒来。看看电话,只得起身找衣服穿戴起来。潘冰冰摆脱了他的纠缠,这才终于不再裸着身子,拿过睡袍披上,美丽的裸体被这件肉红色绣花睡袍裹得玲珑浮凸的。
  「冰冰你这小乖乖,可真会讲话,我喜欢死你了,要不是我马上要开会,还真捨不得离开你的小骚穴。你在房间里等我开完会回来再和你玩玩。」一面说着,黎小兵忍不住在她的丰臀上又摸又掐起来。
  潘冰冰一听小兵还要干她,禁不住双腿抖了起来。「我真不行了,老公您今天饶了我吧!下午我还要去招商局报到,人家局长说要亲自接见我呢,我得好好去做下头髮準备一下。改天吧,改天我一定好好陪你玩个够。」潘冰冰可怜兮兮地说着。
  「不行,我待会儿就是到招商局落实你上班的时候。回来我要是干不了你,你的事就不要想了!」见他把话说得如此强硬,潘冰冰不敢多言了。潘冰冰哪里知道,黎小兵这个人玩女人就喜欢把女人干得要死要活,越这样他就越兴奋。想想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弱弱地答应了下来,「哪,老公我简单收拾一下屋子,等你开完会回来吧。」
  看着面前千娇百媚的大美女,这张漂亮美艳的脸蛋,窈窕的身材和骚艳的风情,真比什么春药都厉害啊!看看下面就又硬了,挺挺地想干她操她蹂躏她呢!不过想到几个小时之后又可以干这个大美女,黎小兵就忍不住地兴奋,兴奋得老二直颤。
  捏住了潘冰冰这条美女蛇的七寸,黎小兵越发张狂起来,既然冰冰这个大美女想当自己的老婆,首先就要学会自己家的规矩,冰冰这个烂X凭什么和自己谈条件。哼!今后老婆在家里必须要听自己的。
  想干就干,干得爽快!